开展交通的调整 整治交通标志调整限速路段

www.hualuan.com

 

为什么大学城、茶园片区有些交通标示不明晰?为什么道路明明很宽限速却这么低?对于这些市民反映集中的问题,近日,市人大常委会将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道路交通安全工作情况的报告,并在联组会议上开展专题询问。

  现象:边开车边找路差点追尾

  对策

  进行全市排查并推进交通设施管理立法

  “有一次去茶园附近的工业园区开会,导航上面也找不到,于是只能一边开车一边寻找标示牌,结果差点追尾。”在渝北区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周科群,不久前曾有这样一次经历。

  针对此类现象,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秩序支队副支队长魏玮表示,目前我市的交通标志确实存在问题,比如茶园片区、大学城片区和两江新区片区近年来路网结构发生很大变化,问题就相对突出。

  对此,魏玮也分析了原因:交通设施建设与道路建设没有同时设计、施工、投用,相关单位的职责不明确,使得公安机关不能及时得到相关信息,导致指路标识不连续、方向不明确、信息有歧义等问题。

  为此,我市已针对部分城市主干道和重要交通节点进行交通标志完善,增设标志名牌312处、优化调整标志和标牌286块。目前已针对“标志标线不清晰”“导向车道不合理”“信号灯被遮挡”等展开设施问题专项整治,并排查问题685处。

  下一步,我市将在加强交通设施日常巡查的同时,出台《重庆市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设施设置规范》,明确部门职责、理顺交通设施规划、设计、建设、维护和管理体制。

  现象:车少路宽但“跑”不起来

  对策

  建议出台道路限速值调整规范

  明明路宽车少,且没有长下坡和隧道,限速却只有每小时40公里或50公里……对此,在清华中学上班的刘先生十分头疼。

  他每天都要开车取道巴滨路前往单位。无论早高峰还是晚高峰这条路上车都很少,可他还是只能以50公里或40公里的时速行驶,白白浪费时间。

  对于交通标志限速过低的问题,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副总队长禹信解释,按照我国相关规定,道路设计时速由道路建设部门按照道路等级确定,如主城主干路设计为60公里、50公里或40公里,次干路50公里、40公里或30公里,支路40公里、30公里或20公里,所以许多限速标志在道路开通时就交付使用了。

  “这意味着这些限速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执行的,并没有将道路实际通行情况考虑进去。”禹信说,由于我国尚未出台道路限速值设定调整的技术规范,已有的道路限速值难以调整。

  对此,我市将在听取群众意见后,按照相关制度,综合交通违法和交通事故等情况,开展限速值试点调整,目前已完成沙坪坝西永大道、南岸区开迎路、学府大道等11条道路限速值调整。下一步还将在展开道路限速标志排查的同时,规范限速设备设置,并向相关部门建议出台道路限速值设定调整技术规范。

  现象:没有红绿灯但有人行道

  对策

  实行“车让人”抓拍试点

  有市民反映:高九路中煤设计院附近一个十字路口,有人行横道线但没有红绿灯,许多车辆在经过时并没有让行人先走;而行人为了自己的安全很多时候也不得不让车子先行,这样一来,“车让人”变成了“人让车”。

  记者实地察看发现,此地车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大,通过斑马线的车辆虽速度不快,但很少有礼让行人的,行人许多时候不得不在车流中穿行。

  “如果司机在斑马线上不减速,那我们走斑马线跟随便横穿马路有什么区别?这样很容易发生事故。”住在附近的李女士对此感到忧虑。

  据了解,根据相关规定,在一些支线道路上划定斑马线但不配信号灯是允许的。针对“无信号灯斑马线”上车辆不让行人先走的情况,魏玮表示,目前我市已经在南岸区兰花路、渝中区七星岗等地的斑马线进行试点抓拍。

  据悉,交巡警将根据抓拍系统,对人行横道上有行人但车辆不停车礼让的情况进行相关处罚。下一步,市交巡警总队将逐步在我市各区未安装红绿灯的人行横道安装该抓拍系统,加大对未按规定停车让行的机动车的查处力度。